关于我们ABOUT US

紫马财行唐学庆:网贷平台应避免跟风降息,维护投资者权益

 自2016年8月,银监会等四部委联合下发《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至今,针对网贷风险的专项整治活动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中央与地方各级主管部门协同进行穿透式监管,截至目前已完成网贷全行业风险的摸底排查,针对网贷平台需要整改的各项细节下发《整改说明书》,责令各地网贷平台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实地整改。

然而,伴随网贷整改进程日益深入,网贷平台的获客成本、运营成本及合规成本水涨船高。以获客成本为例,2013年一家互联网金融创业公司的投资获客成本区间为300—500元/人,而2016年则至少翻了3倍,涨至1000—3000元/人。

据统计,截至目前网贷行业的获客成本普遍在500元/人以上,800-1000元/人已成常态。因此2017开年以来,部分知名网贷平台先后降息以平衡成本,引发网贷行业整体掀起了一波显著、持续、高频的降息潮,导致大量网贷投资人对此深表质疑及不满。

为了解答投资者的疑虑,帮助投资者理性看待网贷收益率稳中有降等问题,笔者特别采访了资深互金平台创始人、紫马财行CEO唐学庆先生。唐总针对投资者关心的主要问题进行了开诚布公的深入解读,以期为投资者了解网贷行业的发展现状、收益率走向及未来整改前景等提供思路。

一、 网贷监管政策下发,对行业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自2007年网贷进入中国至今,前期经历了较长时间的监管真空,导致行业野蛮生长,从业人员鱼龙混杂,业务创新偏离正轨。2015年针对互金风险的专项整治行动爆发,2016年网贷监管政策陆续出台,及时遏制了互金风险的进一步积蓄,避免互金风险向其他“互联网+”产业蔓延,强力扭转了“劣币驱逐良币”的恶性态势,引导互金产品回归小额分散的普惠初衷,力促金融血液“脱虚向实”为小微经济和实体经济注入活力。

二、 现在网贷行业的总体整改进度如何?最大的难点是什么?

截止目前,全国各地的网贷存量市场主体基本都已接受过风险摸排并收到了《整改通知书》,针对需要进行合规建设的工作重点及难点制定了解决方案并提交了整改计划书。接下来,网贷行业整体将进入实地整改的“倒计时”阶段,以各地监管细则规定的整改大限为deadline,倒逼平台争分夺秒加快进行合规调整。

最大的难点应该是上线银行存管系统。虽然有关政策已明确提出针对存管机构的免责条款,一度带动起城商行、乃至大型银行的存管兴趣,但是存管机构提出的各项隐形服务门槛并未因此而降低标准。大多实力弱小的网贷平台或被挡在一系列隐形的存管门槛外,无缘在过渡期内成功上线存管系统。

三、 合规成本是否真如业内传言那样高不可攀?紫马财行是如何化解这些合规成本的?

存管机构针对网贷平台背景、规模、注册资本、实缴资本、运营年限等均有一定准入标准。在满足准入标准后,平台还应支付一系列存管费用,比如系统接入费、存管费、保证金、支付费用、技术服务费等。不同银行提供的收费标准各有差异,并且与网贷平台的品牌实力、用户基数、日常流水等直接挂钩,但数额都一般都在平台可承受的范围内,并非高不可攀。

紫马财行自成立之初就与京东支付、连连支付等第三方支付平台进行了联合存管,因此一直有客户资金存管费用的预算及支出。在网贷银行存管指引下发后,紫马财行第一时间与某商业银行进行了直连存管的合作对接,现已达成了合作共识。

四、 您觉得过渡期结束后,有多少网贷平台能存活下来?那些注定被淘汰的平台应该怎么做?

在监管高压态势下,大多数网贷平台或无缘合规,进而彻底退出网贷历史舞台。在曾经的网贷“蓝海市场”遭遇强监管,并已大面积“泛红”的情况下,那些注定被淘汰的平台可以借助政策窗口期,实现理性、平稳地过渡及退出,从而最大限度保障投资者的权益。

五、 投资者如果遭遇到问题平台,被雷了,该怎么办?

在网贷行业大洗牌的形势下,遭遇问题平台并不可怕,这是网贷市场教育的必经之路,投资者也应从中获得自身成长的重要经验和教训。具体来讲,一旦确定平台跑路,投资者应尽快报警,与有关部门取得联系,进行消费权益登记,与其他投资者联合维权。日后再进行网贷投资时,应审慎考察平台背景及资产来源,切忌片面追求过高收益,而应把握小额分散的投资原则,逐步实现稳健的财富增值。

六、 现在很多平台都不约而同降息了,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首先,监管政策引导网贷平台回归小额、分散、低成本的普惠金融初衷;其次,平台受制于合规、获客、运营等各方面成本的显著增加;再次,总体经济下行,优质资产稀缺,借款人还款能力下降等。因此受上述复杂、严峻的客观因素影响,多数平台综合考虑运营现状后进行了有计划的调息、降息,确保资产端和资金端供需平衡。但同时网贷平台仍需将产品及服务放在第一位,确保收益率维持在理性区间,避免跟风降息,妥善保障好投资者的各项权益。

此文章来源:中国财经新闻网

服务号
订阅号